澳莱国度五代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楼主: 沈瑾之

【枪与玫瑰】

[复制链接]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10-15 14:01:0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海想想 于 2018-10-15 14:54 编辑
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5 20:02:23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游客,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10-15 21:12:14 | 显示全部楼层
{听到落耳畔的叹息,想到叔叔辈和老妈的对话,负面情绪涌上心头。随着年龄增长,他们对自己的诋毁和否认就越多。原本只是怕生,慢慢不知怎么的就被医生诊断为自闭症。}

{起初还会想反抗,但每个人都这样说,乃至于最后自己也接受了这个设定。不敢出门,甚至在家也不敢走到书房的走廊,仿佛一走到那,耳畔就会想起他们的叹息、失望、抱怨...}

{有那么几秒沉浸在情绪走不出来,直到某种微妙的触感,强行将思绪拉回到现实,她的掌握中。}

{低头,看着她起伏,下意识伸手抚摸上她的面庞。应该是第一次抚摸她的面颊吧,她平时总是凶巴巴的,还总是欺负自己。但现在就很温柔。每一寸肌肤都被照顾,最后,被引导着在她唇中释放。}

{这算不算告别单身,哦不对处男之身?贤者时间,脑海里跳出这么个问题。目光落在她嘴角流溢的液体,生怕她会生气,赶紧也跪着蹲下身,拇指擦去她嘴角的痕迹,想说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说什么。}

{近距离与她四目交视,刚发生亲密关系,手还抚在她的面颊。多种复杂的情感相融,似乎是令彼此的时间凝固,直到....}

阿嚏...

{想打喷嚏之前转过了脑袋,似乎是因为光裸着身体暴露在外太久,而有点着凉。顺势站起身,重新又穿回衣裤,实在是无法解释今晚发生的事,弱弱的将混在衣服里的她的文胸递去。}

太晚就别回去了,你可以睡床,我睡沙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5 21:29:0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少年的手抚上脸颊,呼吸有些错乱,节奏被打乱,一个用力他便交代在嘴里,退出来,一边咽下口中的液体,见他跟着跪下来,伸手把他带进怀里,让他的身体靠在身上,不舍得他真的跪在冷硬的地板上。

“冷吗?”

他的凝视让阮绵刚刚强行压下的欲望又有冒头的趋势,然而他突然的喷嚏,担心涌了上来,看他将衣服穿上,眼里的情潮逐渐平息。

“你睡床吧,我睡哪都行。”

笑了笑,也不去接他递过来的胸衣,从地上站起来,赤裸成熟的女性身体在他眼前一览无遗,感受到他躲闪的羞涩,又忍不住亲了他几口,才在他快要恼羞成怒的时候去洗澡,要他别等自己直接睡觉。

小心避开伤处洗完澡出来,便发现少年可怜兮兮蜷缩在沙发上不安的睡着了,无奈的笑,走过去将他抱起来放在床上,用被子将人裹得严实。

感觉到身后的刺痛和热意,便知刚才抱起他的动作太大,刮了刮他的鼻尖,低声呢喃

“你啊..”

轻手轻脚的又一次处理了伤口,才躺在他身边,又将人搂在怀里才安心的闭上眼。

——结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10-16 00:29:2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————一年多以后

{往往,成瘾性和毒副作用一直成反比,而新型DP“D”的复杂成因就在突破这一限制。它既影响交感神经系统中的单胺神经递质,来制造交感神经波动。同时又刺激细胞A的活性,使俩者互补。}

{新型DP“D”在市场的走俏,使“王教授”在横扶地下市场一夜封神。这种口感类似糖果,快感胜过冰毒,成瘾性大的毒品,开始在富豪圈里流行。流氓不可怕,就怕流氓有可怕。DP也不可怕,但如果DP危害接近于香烟,那是否会被人趋之若鹜?}

{“D”的核心配方是自己偶然调配出来,“王教授”也确有其人,是自己的化学启蒙老师,也是目前制毒工厂的主师傅。为了不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,老妈让他担了这功。这事只有加上阮绵四个人知道。}

{他是一位很有风格、风趣的化学教授,据说当年是因为骚扰女学生,丢了职务。自己很喜欢他,尤其是喜欢他酒后闲侃化学家的趣闻。}

“阮绵还没来呐?”

路上吧,不是约了八点吗?她很守时。

{正在试着调试网上那种类似极光效果荧光色调,想到时候给阮绵一个惊喜。听见王教授问话,信口答道。有的时候也搞不懂师傅,为什么想去玩还要特意叫她保护,平时也就算了,声色场所…}

晚上还有一批货要出,早点回来,我做不完。

“知道啦,少爷。”

别碰我。

{预感他的手掌快碰到肩头,先警告他在先。还是差一点,晃动着手里的药剂,看着它变成玫红最后转变成黑红,略显得失望了。}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6 01:44:35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神智有些模糊,眼前一片斑斓的光亮,浑身翻涌的情潮让她颤抖不已,被男人压在汽车后座,狭窄的空间里温度逐渐升高。

女人衣衫半褪,裸露在外的肌肤泛起绯红,覆着一层薄汗,身上的痒意,和男人游走在身上的双手,颈间的噬咬让她呻吟出声。

模模糊糊听见男人低哑地轻笑,“小阮绵,只有我这样的男人才能带给你这样的快乐。你怎么想不开,要守着个傻子?”

想反驳他的话,然而像是在海里浮沉快要溺水的落难者,找不到可以依靠的浮木。

“他有病,根本不懂你的喜欢。”

不..不是这样。在心里默念着,想要推开他,失去力气的推搡,耳边突然炸开一声枪响,感应到危险的本能终于拉回些理智,睁开双眼,猛的蹬开正准备提枪上阵的男人,从丝袜里摸出小刀,在他惊恐的时候,划开自己的手臂。

不知道他给自己下了什么药,这一刀下去,痛感被无限放大,失去血色的唇溢出一声低哑痛苦的嘶吼。

也不顾不上凌乱的衣物,强撑着翻到驾驶座,点火开车,防弹玻璃被子弹不停敲打,隐隐有些碎裂的痕迹,绕了几个弯才终于甩开那伙人,期间手臂上又添上几道新伤口。

工厂就在眼前,来不及按下刹车,车辆一头撞上厂房,发出巨响,车内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,身体感到灼热,也因失血发冷,靠着方向盘急促的喘息。

“滚下去。”

摸出枪,反手对着他,要他下车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10-16 02:19:11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海想想 于 2018-10-16 02:42 编辑

{厂房外突然传来巨大声响,连带着房屋也跟着震动。手下面面相觑,各自就位武装了武器。幸好不是滋事黑帮或者条子,从监控上确认了是阮绵一行的座驾,其余人赶紧去接应。}

{心思挣扎了一会儿,跟着最后一个出去的小弟身后去看看状况。王师傅是被人先扶下车的,他看起来有些惊慌失措,脸上也有伤,喊着自己的名字一直道歉,困惑他是做了什么错事了吗?}

{其余人都围着王师傅进去,意识到没看到阮绵,担心的跑向已不成形的驾驶座。阮绵!?幸好是安全气囊救了她,赶紧调低车椅,与气囊分离后,查探她的伤势。虽然血流得很夸张,还好都不致命。}

{时隔一年多,少年脸上少了几分稚气,多了男人的英气成熟,变声期后声线也更低沉,身高也在这一年里串了不少,过了一米八大关,且还在长身子。}

{将她从车里抱出来,明明失了很多血,她体温却高得吓人。以为是伤口引发的高烧。赶紧带她回了厂房里的休息室。}

{顾不得多想,将她零散的衣料尽数剥离了。边用温水擦试多余肌肤的血迹,随后马上涂药包扎。止痛药磨粉再融进水杯里,小心翼翼张开她的嘴,喂进去,生怕她疼。}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6 04:17:49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
早已经是强弩之末,握着的枪不停颤抖,子弹也没有上膛,然而在监控下,经历刚才那场亡命飙车,他似乎也没有回过神来再起兴致,他被人扶下车,失血和高热折磨得她失去力气,却也紧紧抓着手里的枪,浑身戒备。

耳边听见小天的声音,被他抱进怀里,才松懈下来,手里沾满血液的枪猛的落地,发出沉闷的声响,很快被手下捡起来收好。

难耐的不断蹭着他的胸膛,唇不停的在他裸露在外的肌肤上亲吻流连,渴望他,想要他,被下了烈药,只能靠疼痛苏醒意志,被他抱着放在床上,剥去衣物。

夹紧了双腿,带着血渍的手抓紧床单,急促的喘息呻吟,他处理伤口的时候,被药物影响的敏感身体,感受到巨大的疼痛,低叫哭泣,第一次在他面前落下泪水。

扬起头,白皙地颈间刺目的吻痕,胸前还残留些青紫掐痕,就着他的手吞咽着药水,凉水让她的理智回复一些,泛红的双眸看着他。

“王教授...给我下了药,他想迷x我。路上有一伙人截杀,可能是冲着配方来的。还好...”

还好是别人替他挡了这一劫,趁着理智还未崩坏,开口说完一整件事情,闷哼着抵抗汹涌而来的情潮,伸出手抓住他的手臂,想要蹭在他身上,将脸埋进他的大腿,有愈加往上的趋势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1
未结剧目0
发表于 2018-10-16 10:27:42 | 显示全部楼层
消停。

{都伤成这样了还亲我,也不是反感,只是这样救治就被延缓。几次三番,要不是旁边没绳子,真想把她绑起来。}

{第一次见到她哭,仿若是被传染,鼻子也觉得酸酸的。听她解释着来龙去脉,手指轻抚过身上的伤痕,虽然面上依旧平静无波澜,心里已哭成泪人。}

{自己的人,他居然敢动。满腔的怒火,在心里已是将教授以百种方式处置。强烈的占有欲,呈现在脸上是越发凝重的神情和皱起的眉头。}

{很想帮她缓解,但权衡利弊下更担心她的伤势,尤其是现在她的腹部还在流血。强行将她从身上抱起,重新按在手术床上,让她不要再动了。转而将刚才的湿毛巾给她,让她咬着,然后给她的伤口进行缝合。}

嗯,我知道了。

{我知道了,那个人我会去解决的。他还有用,老妈定是不会让阮绵杀了她。但是如果是自己,就不需要经过老妈的示意。可恶,他居然把自己最喜欢的人给弄伤了!心里的小男孩哭得更惨,情绪特别激动。针穿过皮肉时尽量控制,不要让情绪激动,生怕手抖会给她制造更多的痛苦。}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我的人缘3
未结剧目0
 楼主| 发表于 2018-10-16 10:59:35 | 显示全部楼层
身体的热浪一阵阵袭来,咬着唇,难耐的呻吟喘息,感觉到下身的湿意,在他身上磨蹭只会是饮鸩止渴,疼痛和空虚 一并袭来,长发凌乱的散在胸前,因失血而苍白的脸上露出不正常的红晕。

被按在手术床上,离开他的身体,不满的轻哼,呓语呢喃着听不清的话语,隐约叫着他的名字,咬着湿毛巾,在他缝合的时候浑身战栗,止痛药并不得带走所有的疼痛,尤其是在药物影响下。

泪水不停从眼眶中滑落,沾湿身下的枕头,除了想要他的渴求,还有对他冷淡回应的委屈,被他怎么拒绝都没关系,可他看到她被羞辱成这幅模样也没有表现出分毫愤怒怜惜。

在脆弱的时候,女人的软弱终于占领上风,情绪汹涌着,用力咬着湿毛巾,隐隐从喉间溢出痛苦的嘶喊,被毛巾阻挡住刺耳的尖叫,只能听见低哑的哀叫。

直到他结束缝合,不停地喘息,沾满鲜血的手试图抓住他的手,脱口而出的祈求。

“小天..给我..要我..”

意识模糊一片,脑海中不断炸裂的烟花,眼前产生些幻觉,从白光中看见他的脸。也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样低声下气的央求,理智已经被侵蚀,换作平常,她的自尊心绝对不会让她做出这样的事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请先登录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澳莱国度五代 ( 粤ICP备14022677号-3 )| 亚丁云旗下站点

GMT+8, 2020-10-19 23:02 , Processed in 0.033664 second(s), 140 queries , XCache On.

Powered by 源码哥 X3.4 Designed By idzbox

© 2001-2013 idzbox.com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